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企業 > 投資老兵轉身創業,殺入純電工程機械10萬億市場,半年拿下4億融資

投資老兵轉身創業,殺入純電工程機械10萬億市場,半年拿下4億融資

博雷頓的目標很明確,我們就是要做領域內的特斯拉。

長久以來,VC/PE投資圈流傳著一種說法,“創過業的人,做投資更容易成功,沈南鵬、張穎是典型代表。”之所以有此說法在于,其已充分了解創業時的痛苦與艱辛,做投資時方能掌握分寸。但投資人轉身去創業的人并不多,需要非同一般的耐性和勇氣。

就好比,“讓一個窮人去體驗富人生活以及讓一個富人去體驗窮人生活。”當然,如此比喻未必恰當,只是兩種情況切換起來,創業者做投資難度更低。

但世間總有一點特例,比如今天的主角,博雷頓董事長陳方明。

博雷頓董事長 陳方明

十一假期前,《投資家》就想約他做一次專訪。

起因是,博雷頓成長速度驚人:2021上半年拿下4億元B輪融資,幾十家VC/PE爭搶,在傳統車企、造車新勢力廝殺純電乘用車市場時,他們已成為純電工程機械及重卡領域的頭部玩家。

為什么要切入純電工程機械?博雷頓有何獨到之處?陳方明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創業者?

這些問題都讓《投資家》對陳方明產生深深好奇,可約了半個多月,都覓不到他的蹤跡。直到最近,他終于能“閑下來”回到上??偛哭k公室,完成《投資家》的專訪。

投資老兵轉身創業

電話另一端,陳方明話雖不多,卻直擊重點。“為什么切入純電工程機械?我看到了它的未來。”

正是這次專訪,讓《投資家》又重新認識了陳方明與博雷頓,也找到他能帶領公司迅速成長為新能源造車細分領域排頭兵的成功密碼。

在《投資家》查閱的資料中,外界對陳方明的印象是,他擁有多年新能源市場從業經驗,實際則是,他擁有多年新能源領域的投資經驗。

創立博雷頓之前,陳方明已是新能源領域的優秀投資人,天使期投出了常州聚和,拉普拉斯,凱世通,南通天盛,盛弘股份(300693)等一批新能源明星公司。

投資過程中,陳方明對新能源領域未來及商業模式演變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如果說項目調研、行業研究是投資人需掌握的基礎。

那么,他明顯屬于“重度”研究型投資人,深扎行業,去挖掘外界看不到的機會。

陳方明發現,新能源對工程機械方向的影響巨大。

彼時,外界還沒有把目光瞄向純電工程機械,陳方明自感一片藍海正在眼前浮現。

2016年,投不到“純電工程機械理想創業者”的陳方明下決心創業,成立了集研發、制造、產品、銷售一體化,覆蓋純電重卡、工程機械、無人駕駛、新能源等領域的高新技術公司博雷頓。

剛創業時,陳方明的方向并不能得到同行的理解與認同。一是,投資人創業聽著很離譜,市場也沒特別多的鮮明代表;二是,新能源焦點在純電乘用車。

這又回到了《投資家》開篇話題,創業者做投資的多,投資人去創業的少。然而,硬幣皆有兩面,創業難,難于創業者對市場沒有理解,看不到未來,有些甚至看不清自己(公司)。

創業者眼中的難,恰恰是陳方明的優勢。

他干過投資,具備前瞻性,見過無數公司生死循環,知道難在哪,未來怎么走。

創出一片藍海

帶著一份鐵了心創業的執著及對行業未來趨勢的認知,陳方明就這樣把博雷頓做了起來。

十多年“投資看人”的經驗積累,使他在建立團隊,甄選人才方面慧眼識據。什么類型的人適合做什么,他聊過幾次就清楚,為博雷頓剛成立的頭兩年,省下不少非必要開銷。

每個創業者都有屬于自己的理想,陳方明的理想很純粹,中國沒有一家像樣的純電工程機械及重卡公司。

2018年對博雷頓的發展至關重要。

全球新能源巨頭特斯拉造車工廠上海落地,徹底改變了國內對純電汽車概念的理解,其衍生出來的“鯰魚”效應,刺激了新能源市場的高速發展,產業鏈條配套逐步完善。

不得不說,陳方明對時間點的把握,很是精準。

如果他2016年剛成立公司就活躍于市場,很可能會受到“新能源造車大洗牌”波及。2016年,“騙補門”洗牌后,整個市場對新能源造車都充滿抵觸情緒,上百家造車新勢力所剩無幾。

《投資家》當年采訪過一位VC投資人,他表示,“最反感有人投BP說自己是造車的”。特斯拉入華,卻讓整個新能源造車環境發生反轉,而陳方明攜博雷頓正是在那一年嶄露頭角。

讓他喜出望外的是,博雷頓產品剛問世,就給市場帶來震撼。在國內基礎薄弱,由外企占據主導的工程機械方向,陳方明帶領博雷頓真的創造出了一片藍海。

要知道,博雷頓前面,還沒有一個玩家愿意把重心放在純電工程機械的研發與投入中來。陳方明分析過原因,做投資時,他與不少傳統工程機械大公司打過交道,卻發現,“變”知易行難。

傳統企業的不變,給了陳方明”變“得機會。

他成了業內第一個敢在純電工程機械方向吃螃蟹的人。

純電工程機械領頭羊

陳方明的大膽,引起了VC/PE同行的注意,給公司帶來第一筆A輪融資。

在與《投資家》得對話中,陳方明言談樸實,沒有花里胡哨的故事渲染。他直言,公司很快就拿到了融資,用于團隊建設及產品打磨,投放市場。

除了遼闊的藍海,投資人青睞博雷頓的另一點在于,其構建出一套完整的生態閉環體系,產品多元,并在動力總成、電子電器架構、制動能量回收、自動駕駛等方面完全實現自主研發,可以獨立為B端客戶提供場景化純電設備一站式綠色智能解決方案。

據《投資家》了解,博雷頓純電動產品包括:50裝載機、30裝載機、95E礦用寬體自卸車、90E礦用寬體自卸車、6×4牽引車等,可適用于任何陸上工程場景。

簡而言之,博雷頓提供的不只是一臺省油的工程車,它們可以通過大數據、云計算、AI、自動駕駛來幫助客戶優化運營效率,最終實現降本增效。

比如博雷頓的6×4牽引車,平地滿載能耗為1.35度/公里,比家用電器能耗都低。充電1小時可實現續航180公里,試想一臺普通牽引車180公里要消耗多少燃油?如果1臺車,1年能節省10萬元燃油費。那么,企業一年就可能節省百萬元,甚至千萬元。

2020年,“全球黑天鵝”突擊,博雷頓的自動駕駛技術得到應用,在減少工作人員接觸的環境下,完成工程車自動卸載。2021年,低碳成為主旋律,國家大力推動碳中和背景下,博雷頓很快成為區域推動新能源事業建設的座上賓。

前腳剛接待完客戶,后腳陳方明就見了幾十家VC/PE,這種錯覺,仿佛回到了他做投資時過項目的時代,陳方明沒多猶豫,他找到 “志同道合”之士,很快拿下4億元B輪融資。

在他看來,公司需要的是合適的錢,理智的錢,對投資人負責,才能持續發展。

B融資之后,博雷頓在純電工程機械領域,徹底鞏固了領頭羊的位置。

陳方明向《投資家》透露,目前公司團隊已擴充到200多人,研發成員占比達到40%,客戶數量達到100家。“我們模式的優勢在于,可以實現循環付費,第一批產品已投放給客戶使用,經過了冬季嚴寒測試,我們后續跟客戶還有很多合作,今年已實現3億元營收,明年可能就是10多億元營收,現在還有不少地方找到我們要談合作。”

談及未來,陳方明說,“純電工程機械+自動駕駛,有10萬億級市場規模,博雷頓的目標很明確,我們就是要做領域內的特斯拉。”

寫在最后:

《投資家》過往交流的創業者中,陳方明是最有特點的一位。

他不喜歡向外界訴苦:“投資人去創業要遭遇什么挫折,多么不容易。”

公司有業務,他習慣帶隊往前沖。

跑在最前面,接地氣,是他給《投資家》留下的第一印象:真正的“實干型創業者”。

試想一位公司掌舵人,疫情之下,1年還能“打飛的”100多次,沒有非比尋常的決心與毅力是完成做不到的,當創業者還在溫室等待機遇來臨,他卻是那個率先發現機遇的人。

他給作者留下的第二印象是,“看得清自己,看得清未來”。

當然,這一點,陳方明沒有否認是受投資人經歷影響。

優秀投資人的特質就是要能看得清項目,“別管創業者牛如何吹,心里總要有點數。”

保持清醒、冷靜,對行業持續研究,以具備前瞻性。

陳方明的愛好也很特別,閑下來就坐在屋子里寫上幾篇分析類文章,還誕生過不少大作,如《新能源大時代,誰是大贏家?——光伏、鋰電、氫能行業全解析》、《迎來波瀾壯闊的新能源大時代》等,紛紛被市場佐證。

累了,他就倒立5分鐘,來50個俯臥撐,以保持精力充沛。

對于未來,陳方明還做出一個預判:“新能源真正爆發會在2023年,包括博雷頓的爆發。”

讓我們拭目以待。


聲明: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18出禁止看的啪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