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鐵甲研究院 > 2021展望系列:履帶挖機殺紅眼之際,下一輪新的增長點或許是輪挖(一)

2021展望系列:履帶挖機殺紅眼之際,下一輪新的增長點或許是輪挖(一)

【鐵甲網 原創】隱秘的角落,“國產經濟型”輪挖制造商正在悶聲賺大錢。2021年,主流制造商或入局分羹。

在一次非公開的會議上,演講者發問,中國輪挖賣的最好的是什么品牌?有人說斗山,有人說晉工,演講者給出答案是新源。這個做30年輪挖的福建企業終于被看到了,它是南派輪挖(國產經濟型)的創始人。

是時候重視輪挖市場了

無獨有偶,2020年挖機年會披露的數據:未納入統計的低配簡易輪挖市場規模約為20000臺/年,“國產經濟型”輪挖的潛力也被看見了。

圖:國產經濟型輪挖2016年~2020年銷量圖,按品牌分布圖

小編沒有親眼得見,想必在挖機年會參會的國內主流制造商單看這個數據,也躍躍欲試了。加上2020年愈演愈烈的價格戰,以履帶式挖機6噸挖機為代表的小挖價格降至12萬,代理商也不想戀戰。需求方面,部分區域已經出現75經濟性輪挖替代6噸履帶挖的趨勢。

圖:在全國各地,這些輪挖的身影甚至更常見

據鐵甲網監測的“國產經濟型”輪挖銷量和價格數據來看,主流噸位75輪挖,最低價格也有17、8萬。這些“非正規軍”有些是從修理廠起家的,有些是零部件商出身,準入門檻并不高。

輪挖正以“高需”“高價”“低門檻”為自己“正名“,或將成為工程機械又一“藍海”。在需求和利益的驅使下,主流挖機制造商會不會也去分得一杯羹呢?

圖:1990年就做國產經濟型輪挖的新源

我們從在協會統計列表之內的主流制造商的輪挖的發展趨勢,以及未納入統計的“國產經濟型”輪挖制造商代表,這兩方面入手,來看“小作坊做不好,大工廠做不了”的輪挖究竟是怎么的存在,讓它從“隱秘的角落”走到舞臺的聚光燈下。

主流輪挖市場大變局

稍早之前,鐵甲網發布了一篇《中國輪挖市場變革或從斗山DX60W ECO開始》,文章重點分析了斗山DX60W ECO推出的原因,對行業帶來的影響,得出“作為行業老大,斗山已經開始了打起了防御戰”的結論。

圖:被納入輪挖統計之內的輪挖品牌(部分)

據了解,2020年7月初斗山推出DX60W ECO“中國型”產品,以更親民的價格想要快速占據市場。斗山方面表示,高端用戶可以繼續選擇DX60W-9C。對價格敏感的用戶,DX60W ECO則是他們的理想選擇。兩手出拳,被業界解讀為“利潤和銷量我都要”。

半年過去了,從“警告”同行的角度來看,某外資品牌產品經理向鐵甲網透露,他們已經取消了研發國產(合資)輪挖的計劃,原因正是,成本降不下來。

圖:納入協會統計內的國內輪挖銷量

(來源: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挖掘機械分會)

從銷售數據看,斗山2020年輪挖銷量增長迅速,數據也非常亮眼。要知道2020年前十個月納入統計的主機制造商加起來也只有3470臺,“中國型”輪挖的策略果然奏效。

我們和斗山有了重疊客戶

與迎合中國用戶對經濟性的追求,推出“中國型“的斗山相反,如晉工這樣的國產經濟型輪挖制造商,順應年輕人對產品舒適性的更高要求,以及對故障率的低容忍度的需求,默默地提升產品配置。

一來一往,彌合了雙方的價格差距。DX60W ECO、徐工XE60WD、現代R60WVS、晉工 JGM9075LN-10(高配版)在價格上已經拉不開距離,換言之,傳統意義上的輪挖和“國產經濟型”輪挖已經狹路相逢了。晉工機械挖掘機銷售經理趙正科表示:“斗山和我們這些國產經濟型輪挖制造商已經有了交集。

圖:輪挖的優勢工況之一抓木頭

據了解,晉工從2014年做輪挖,經過六年發展,其銷量已經可以和新源一比高下,并且用戶關注度連續位列第一。合肥晉工輪挖用戶郭德宏表示,晉工輪挖已經可以“坐二望一”,僅次于新源。另外,他表示晉工產品做得不錯:“在安徽合肥可以吊打同噸級的國產經濟型輪挖”。然而,他也毫不客氣“批評”道:但是他們的宣傳做的太差了,展銷會開的也很少。

對此,趙經理表示,“我們是做叉裝機、裝載機出身,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們輪挖也做得好”。

誰在悶聲賺大錢:新源OR晉工?

在國產經濟型輪挖市場,目前的銷量和區域格局是南派福建系呈上升趨勢,北派山東系日漸式微。后來者到底走什么道路,是“一招鮮”的新源之路,還是“全面覆蓋”的晉工之路,我們也拭目以待。

圖:新源的“一招鮮“

據一位業內專家總結,國產輪挖制造產品的原則是“不是做最好的,而是在某個價位區間里把產品做到最好”。新源就是例證,在“國產經濟型”輪挖的銷售榜單,新源95%以上的銷量來自75型產品,并且牢固占據一定的市場份額。

從新源官微上的產品列表看,其產品只有C70、C75、C85、C95等四款產品,鮮見大噸位的。然而,目前大噸位供不應求,或成為后來者超越新源的砝碼之一。

圖:晉工的全面覆蓋策略

晉工輪挖的競爭力則表現在配套件上,結構件、覆蓋件、橋、廂都是自己做,生產成本更低。在產品理念方面,全噸位、多配置。堅持打造更全面的產品線,產品有75、85、100、120、150等,另外,單一噸位的產品有多種配置可選,比如75-8/-9/-10。

圖:正在裝棉花的輪挖

正是劍走偏鋒,晉工85、100抓木機在新疆收獲了棉農的青睞,如果大家去新疆,你會發現大量的輪挖在裝棉花。

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圖:輪挖的出現解決了廣西甘蔗種植者的大問題

2006年入行,作為輪挖行業資深人士,趙經理目睹了太多的辛苦和危險:廣西種甘蔗、運甘蔗的農民,扛木頭的工人……輪挖主要功能就是替代人工,“更換一個前端屬具就解決一個行業的用工需求,做輪挖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圖:全國國產經濟型輪挖銷量區域分布圖

另外,鐵甲監測到的數據顯示,在福建、海南,“國產經濟型“輪挖正在部分取代挖機6噸履帶挖機。眾所周知,6噸履帶挖機銷量占履帶挖機約60%的份額,但是在福建和海南卻只有14%,廣東34%,那剩下的客戶去哪里了,答案是75輪挖。

圖:國產經濟型輪挖按噸位、區域銷量分布圖

未來,機械替代人工會越來越多。一位業內專家預測道:5-10年內輪挖的需求可能會上升到7-10萬。面對山東萊州小裝廠涉足輪挖領域的嘗試,趙經理認為小作坊由于缺乏技術積淀,產品穩定性做不好,他們不足為懼。大工廠做輪挖需要多方采購配件,成本很難降下來,所以也做不了。

圖;臨工建機2020年推出的95型輪挖

事實上,大工廠,如三一、徐工、臨工紛紛進入輪挖市場,臨工建機的產品就是主打“差異化”產品,目前已經推出75、95,還規劃了135等噸級產品,他們和新源、晉工、遠山已正面PK。

最后,記者問,“三一會大規模做輪挖嗎?”這位業內人士回答:“會”。

記者又問:“你們有應對策略嗎?”他又沉默了幾秒,回答:“沒有。”

轉念一想,他又說:“做好自己就是最好的對策!”

參考資料:協會2020挖機分會報告、相關廠家提供的銷售數據

特別致謝:感謝輪挖資深專家趙正科接受鐵甲網采訪,分享他10多年的經驗


原創文章,作者:王玉衛。本文系鐵甲網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歡迎大家積極投稿,審核通過后署名發布,投稿郵箱:market@cehome.com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18出禁止看的啪视频网站